一隅北

【翔霖】都是你的

还是放不下吧……
勿上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725348/?share_source=copy_link&ts=1520968220&share_medium=iphone&bbid=4b353753905354a433edc1a88a0c2e62

【荷兰傻】食物志 (小甜饼~)

*一发小甜饼

*食物AU

*黄油小饼干x火焰蛋糕

*灵感来源《甜蜜蜜》——邓丽君


      “叮!”随着烤箱发出的清脆声响,一块金黄色的黄油小饼干从滚烫的烤箱里来到了这个世界。小饼干先生静静地躺在盘子里,享受着阳光为他盖上的薄被,两道金黄的颜色交织,衬得小饼干先生越发让人觉得可口美味。来自他身上的黄油香味和砂糖甜味若有似无地飘散在空气中,引诱着众人的嗅觉,不知不觉中,小饼干先生吸引了很多目光。而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香味有多诱人,仍旧懒懒地瘫在小盘子里,享受着“以天为盖地为庐“的潇洒自在。

        周围忽然变得有些吵闹起来,小饼干先生环顾四周,这似乎是一个大花园,白色的花,装点了一条不算很长的走道,走道的尽头有一位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的神父。两个小孩子穿着西装和小裙子,手里拿着花篮,正嬉笑打闹着。大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明亮的笑容,和三五好友一起谈笑风生。“看起来像是个露天婚礼“小饼干先生这样想着。

        一个奶油味的声音忽然跳进小饼干先生的世界里,“Hello,小饼干先生。”小饼干先生上下打量着这个声音的来源。一块缀着水果的蛋糕正朝着他甜甜地笑着,白色的蛋白霜外衣让他看起来像个白胖白胖的奶娃娃,被随性涂抹的蛋白霜在不经意间打造出了凌乱的小卷儿,让这位蛋糕先生看起来更像小孩儿了。

     “是个小孩子啊。”小饼干先生默默地在心里说着。“你好。”他礼貌地用稍稍低沉一些的黄油味嗓音回了一句。

     “小饼干先生,你看今天阳光真好诶,空气也很清新呀”蛋糕先生继续说着。

     “是啊,确实很挺不错的。”

     “小饼干先生,你看那只狗狗,真的超可爱QWQ”

     “嗯,没有猫咪可爱”

     “小饼干先生喜欢猫咪吗?猫咪不可爱,不喜欢。”

     “猫咪明明很可爱!”作为一只资深猫控,小饼干先生在听到蛋糕先生的话后忍不住炸毛了。

     “你不知道,猫咪有粉粉的小爪子,它们总是一副高傲的样子,实际上它们也要亲亲抱抱举高高的,而且猫咪的声音很萌,‘喵呜喵呜的’让人心都化了......”小饼干先生孜孜不倦地列举着猫咪的可爱之处,无比认真地反驳着蛋糕先生的话。

     “好吧。小饼干先生也很可爱。”在听完了“猫咪的一百个可爱瞬间”的演讲后,蛋糕先生用小奶音闷闷地回了一句。蛋糕先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会引起小饼干先生这么大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了。

      而小饼干先生正沉迷于吸猫的世界里,并没有听见蛋糕先生有些委屈的回复。等他意识到自己似乎沉迷于吸猫而冷落了蛋糕先生的时候,他抱歉地看了看蛋糕先生,蛋糕先生正默默地撅着嘴,像个受欺负了的小朋友一样在一旁轻轻地嘟囔着什么。小饼干先生有些自责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其实狗狗也挺可爱的。”

    “真的吗真的吗,小饼干先生真的这样觉得吗?”蛋糕先生有些小失落的心情在听见小饼干先生的话后烟消云散,他撅着的嘴渐渐咧开,变成了一弯好看的弧度。小饼干先生也忍不住笑了,嘴角弯弯的,像一条小船。

    “小饼干先生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呀,小饼干先生要多笑笑。”看着小饼干先生的笑容,蛋糕先生觉得这条小船轻轻地荡进了他心里的那片湖泊里,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随着温柔的声音和黄油香味,悄悄地在他心里留下了印记。

听到蛋糕先生直接的话,小饼干先生觉得自己像是重新被放进烤箱里了,身体的温度渐渐升高,感觉黄油都要化掉了。他低下头,思索着该如何应对,心里却觉得自己像被塞进了一大碗奶油里,甜甜腻腻的,说也说不清。“什么时候空气变得这么甜了?”小饼干先生默默地想着。

“小饼干先生,快看快看,那两个人好像就是今天的主角耶。”蛋糕先生的声音唤回了小饼干先生的思绪,他看向那两个人,却因为刚刚的话语而无法集中注意力,只看见两个男生,一个高高的,蓝眼睛既像一汪大洋,又似一片澄澈的天空,他想起了自己还未成型时模模糊糊间曾听别人说起过的茶卡盐湖,“真好看”他禁不住感叹。另外一个男生像只活泼的金毛犬,乱乱的小卷毛和灿烂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小饼干先生看了看蛋糕先生 “他们俩还真像。”他默默地想着。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都聚在了这两个男生身上。“小饼干先生,小饼干先生”蛋糕先生轻轻的叫着。“什么事?”小饼干先生问。过了好一会儿,蛋糕先生还是没有回答,小饼干先生有些疑惑地看向蛋糕先生。这时,伴随着悠扬的乐曲,神父开始说话。蛋糕先生突然凑过去,吧唧一口,小饼干先生的大脑瞬间当机。”被,被,被,亲了?“小饼干先生的心里只回荡着这句话。“天啊,今天怎么这么热啊?”小饼干先生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烧了,不然脸怎么会这么红?全身上下都是滚烫滚烫的。忽然,蛋糕先生出现在眼前。“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着火了?”OMG,上帝啊,到底发生什么了?小饼干先生觉得自己的世界似乎天旋地转的,哗啦啦地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他反应不及,只觉得晕乎乎的。


    “小饼干先生不知道吗,我是火焰蛋糕呀~对了,小饼干先生,我不是小孩子啦,我比你大一个小时呢。”蛋糕先生的声音忽然多了些不知名的成熟,像是某些欲望悄悄地发芽了。

    “你你你,你别过来!我还不想被烤焦*&%¥&*&……¥¥……**&%%&*&……%¥#¥……*” 

      恍惚间,小饼干先生听见了两个非常相似的声音同时说了一句话:“I love you”。


    今天的黄油小饼干先生被烤焦了吗?没有呢,但是小饼干先生似乎变成草莓味的黄油小饼干先生了,你看,他的脸很红哦。


【翔霖】南山南 (下)

*我的第一篇完结文~撒花撒花
*谢谢大家的喜欢~
*希望两个宝宝都好好❤️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南山南》


“还行吧,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店里忽然安静下来,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各自沉默着。店里只剩下了秒针嘀嗒滴嗒赶路的声音。贺峻霖不知道严浩翔在想什么,他也不想打破这份沉默,于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灯光一点一点暗下来,夜晚一点一点被墨色晕染得越来越浓。

时间一点一点走着,窗外照进店里的灯光慢慢地,慢慢地消散。朦朦胧胧间,贺峻霖甚至以为自己眼前的严浩翔是幻象,自己只是因为想念他而出现幻觉。

“要出去走走吗?”原来不是幻觉,原来你真的在,原来这不是梦啊。
“好”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连贺峻霖自己都对自己的反应感到惊讶。

长长的街道上,两个男人并排走着。这夜的风并不凌厉,只是偶尔温柔地从两人身边慢慢走过,轻抚着两人的脸庞。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也许会发现,这两个并肩而行的男人像是将彼此圈进了另外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没有人能走近,他们也不愿离开。

“你准备在慕尼黑呆多久?”
“明天就要走了。”
“这么快啊,还以为你会多呆一段时间呢。”
“拜仁最近有一场比赛,就在慕尼黑。”贺峻霖装作不经意地说,可严浩翔还是听出来了,他的语气里溢出的失落。
“有机会一定还会再来看比赛的,一定会的。”严浩翔坚定的语气让贺峻霖想起了那个零点祝福换来的约定。
你还记得那个约定吗?那个有机会一起去慕尼黑的约定,你还记得吗?贺峻霖悄悄地在心里这样问。
他可能真的不太记得了吧,也许这只是个年幼无知的约定而已,也许在时间长河里他给过无数个这样的约定,也许这个约定真的不算什么吧。他在心里悲观地自问自答着。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各自的生活,大约也就是普通朋友间多年未见只得只言片语的关心。浅淡的,表面的关心。

“三年前的事......对不起。”
“都过去了,还说那些做什么呢……”其实贺峻霖并不是没有怪罪过严浩翔,他也曾斤斤计较于严浩翔的不作为,他也曾为严浩翔在事件中缄口不言的沉默而歇斯底里。只是时间终究用滚滚而来的车轮将一切碾压,那些怒火,那些无奈,最后不过化为了心里某个小小的印记,和越来越远的距离。

我们都无可奈何,我们都束手无策。所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贺峻霖。”严浩翔忽然十分认真地叫着贺峻霖的名字。贺峻霖的心忽然咯噔一跳,有一丝丝不好的凉意慢慢地爬上了贺峻霖的背脊。一时之间,他冷的直发抖,手也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嗯?”尽量冷静又平常地应了一声,但愿严浩翔没听见他声音里的颤抖吧。
“我......要结婚了……你会来参加的吧”说着,拿出了一张红色的请柬。

“什么时候的…… 祝……祝你幸福。婚礼,我有时间…一定去。”一瞬间,贺峻霖很想把他揍一顿,大声地告诉他,他一点都不同意这件事,这件事不行,他喜欢他。他不相信他要结婚了。可是他该用什么身份告诉他?朋友?暗恋者?在严浩翔心里,贺峻霖到底是什么身份?从十三岁开始,贺峻霖就再也不能确定他们俩的关系了。他没有资格抱怨,没有资格质问,甚至没有资格向他坦白。他唯一剩下的,就是作为曾经并肩奋斗过的朋友能给的,最平淡的祝福。

我们曾经那么好……

接下来的路程,两人陷入了纠结的安静之中。虽然依旧并肩走着,可是贺峻霖却觉得,他与严浩翔之间,隔了无数个宇宙和平行世界。我们那么近,近得我稍稍伸手就能抓住你的衣袖,牵你的手。我们那么远,远得像是两颗行星,各自沿着自己的轨迹游荡,从不重叠,中间是无数的宇宙尘埃和没有尽头的星河。

天色渐渐明亮,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又要来了。那条看似走不完的长街也终于接近了结尾。严浩翔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最终停住了。贺峻霖自顾自地沉浸在惊讶与无力的悲伤里,双脚机械地移动,身体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

砰一声,贺峻霖撞到了严浩翔的背,疼痛让他模糊地清醒,揉揉自己的额头,不解地看着严浩翔的背影。
像是过去了许久,严浩翔转过身来,双手紧紧地与与对面的人的双手相扣,手指关节泛着苍白,疼痛清晰地从贺峻霖的双手传入心里。贺峻霖抬头,刚想问他想干嘛,嘴唇与另一双唇忽然接触,生生咽下了所有的话,大脑瞬间失去所有思考功能,嘴唇微微颤抖着,不知是该回应还是应该狠狠推开。时间失去了意义,世界上的一切也不再重要了。在清晨的慕尼黑街道上,他们接吻了。也许这么多年的暗恋,是有意义的,也许那些纠结彷徨的日子,都不是挥霍,也许我爱你这件事,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也许这场长达多年的梦能延续下去,也许……


后来,严浩翔接到了一通来自节目组的电话,催促他他们要离开了。他匆匆放开贺峻霖,转身离去,脚步匆匆。贺峻霖独自站在街上,看着晨光一点一点撒向大地,看着叶子上的露珠渐渐蒸发,消失不见,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模糊,最后消失在拐角。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又很快被抹去。


贺峻霖用整个青春,悄悄编织了这场只属于他们俩的美好的梦。这个梦从拜仁开始,在慕尼黑被彼此亲手画下句号。如今梦醒,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世俗打磨的不再年轻,不再疯狂,不再叛逆,不再勇敢。这个吻,随着这场梦,被贺峻霖锁进心里最阴暗的角落,连钥匙,都丢弃了。大梦初醒,终究是荒唐了一生。


严浩翔的婚礼,贺峻霖终究是去了。他坐在最后一排,静静地看着他为新娘戴上戒指,两人笑颜如画。敬酒的时候,他悄悄离开了。他在酒店门口站了许久,静静看着店门上大大的横幅,带着些许炫耀的昭告天下他们结婚了,他们很幸福。贺峻霖戴上耳机,转身离去,还是那首《南山南》。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严浩翔,你的眼睛那么好看,像被揉碎的星子零零落落地洒在湖面,像装满了这个世界所能带给你的全部的温柔,你让我怎么能忘记呢?



后记
贺峻霖给严浩翔的贺礼里有一张卡片,里面画了一只小熊,一只兔子,一个足球。卡片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人生如梦,而你是人生。”

【翔霖】南山南(中)

*怎么办感觉我越写越长了
*我会尽量控制不要变成长篇的
*感觉想写的东西太多了
*还是要谢谢看我文的大家(◍ ´꒳` ◍)


推荐BGM:《南山南》《他》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南山南》
三年后......
“叮铃,叮铃”店门上的风铃随着一个男人推门而入的动作响起。店里干净整洁,木质的地板和桌椅以及颇有情调的灯光让人不禁想起80年代。店里播放着一首中文歌—《南山南》今天并不是周末,所以店里有些冷清,只有三三两两的顾客,忙着煮咖啡的老板,和满屋子的咖啡香味。男人走到柜台前,轻轻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哒,哒”的声音引起了店主的注意,店主是个中国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双桃花眼,两颗兔子牙,脸颊肉肉的,看起来像个十六七岁的学生。
“begrüßen, willkommen(欢迎光临)”店主微笑着,眼睛多了些弧度,显得他越发可爱。贺峻霖打量着眼前这个顾客,他身材修长,随性地穿了一件风衣,扣子只扣了几颗,隐约可见风衣里的白衬衣,穿着牛仔裤,看起来很有明星范。这个顾客戴了一副墨镜,看不清他的眉眼,不过看起来应该是个很好看的人。不得不说,这个顾客和严浩翔竟有五六分相似。
男人点了一杯咖啡,坐在店里靠窗的位置,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晚上的咖啡馆,多了许多约会的情侣,抱着电脑的上班族,来写作业的学生,而那个男人,还是一直坐在窗边的位置,静静地,似乎是在等人。
时针和秒针一圈一圈地走着,店里快要接近打烊的时间了,顾客慢慢地减少,最后店里只剩下那个男人,戴着墨镜,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贺峻霖心生好奇,毕竟大晚上还戴着墨镜的人并不多见,走过去礼貌地告诉这个男人店铺要打烊了,男人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男人忽然开口问:“你知道为什么我戴着墨镜吗?”突如其来的中文和不明所以的问题让贺峻霖一时之间脑袋空白
“额......”
“我看你打量我好多次了。”
那就索性承认吧。“想。”贺峻霖放下手中的咖啡壶,走到男人所在的桌子,坐到了他的对面。
“我和一个男孩认识好久了。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公司里,我们才十一岁,我是空降的练习生……”男人缓缓地讲述着他的故事。



“......我和他都喜欢拜仁,都想去德国慕尼黑看比赛,我们都爱踢足球......”贺峻霖的思绪随着这个男人的故事渐渐飘回了很多年前。他和严浩翔,也是很好的朋友,有相同的兴趣爱好,有共同的梦想,我们那么好,好到全世界都以为我们会一直像双生一般走下去。



“我曾经在一次直播的表演里问过他......”“你心动了吗?”这是当时严浩翔一把搂过贺峻霖后突然抛出的问题,像被扔进湖里的石子,激起一浪水花和圈圈涟漪,扰乱了贺峻霖的心神。当时的他,支支吾吾着蒙混过关,却让这个问题自顾自地在他心里占领了一方空间,每每想起,都夹杂着半苦半甜的滋味。



“后来我离开了......”你还是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现在他已经退出了这个圈子,他发给我的最后一条微信是一首歌,歌里唱到'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将我的眼睛忘记了,我很想验证一下。”贺峻霖心生疑惑,这人讲的故事怎么这么像他和严浩翔之间的故事,连那首歌都是一样的,这个男人该不会是......
不等贺峻霖验证自己的想法,男人摘下墨镜:“你还记得这双眼睛吗?贺峻霖。”



一时间贺峻霖只觉得眼前朦朦胧胧,像是不戴眼镜看3D电影,只觉得如梦似幻。贺峻霖张着嘴,嘴唇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音节,脑子里像是被倒了一杯柠檬汁,又酸又黏,将所有思绪都糊在了一起。严浩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看着他。



等贺峻霖回过神来,张嘴艰难地吐出几个音节,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说人话,还是糊糊涂涂地叽里哇啦了一通。“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听见自己问。



“我在上一个旅游综艺节目,今天和明天都不用录影,自由活动。”
“贺峻霖,你还好吗?”


“嗯,还行,你呢?”


“还可以。”


安静。
贺峻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静静等待自己默默消化暗恋对象突然出现这件事情。


“你,很喜欢这首《南山南》吗?”

【翔霖】视频剪辑合集

这些是剪的所有翔霖视频的整合~

以后也还会继续剪翔霖的~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29487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757131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36658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331938

希望两个宝宝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如果占tag的话,请在评论里告诉我,我会尽快删除的

南山南(上)—翔霖 BE慎入

*速打
*我不太清楚写文的规矩,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请小仙女们指出来(灬ºωº灬)♡
*下我还没想好怎么发展
*开心就好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南山南》
最近贺峻霖的歌单里突然多了这样一首孤独又哀伤的“南山南”,并开始了单曲循环,尽管现在的他还不能理解歌词的意思。
如今已经在家族里呆了十年了,他也从那个稚嫩的孩子变成可以独当一面的青年了。

而那个人......

他也变得越来越像公司为他打造的人设,越来越像真正的“展逸文”了。很多时候,贺峻霖恍惚觉得,他好像与记忆中的那个风风火火的小狮子越来越远了……而自己与他的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少了,除了在朋友圈里无关痛痒的点赞,他们的交集,渐渐变为零。
“我还喜欢他吗?”贺峻霖常常这样问自己。每一次想要彻底放下,却还是会在他的某一次采访,某一次表演,某一次综艺中被撩拨心弦,于是陷入了不明不白,五味杂陈的自我拉扯和挣扎中。
既心有不甘,又心甘情愿。

最近贺峻霖出了新的作品,是一部青春电影,讲的是两个男生之间的友谊。电影颇受好评,而贺峻霖作为主演,自然也收获了不少人气和称赞。然而某一天,舆论突然把他推上了风口浪尖,大意又是各种各样的绯闻。他本来以为,这一次,也依然可以像以前一样,炒着炒着也就过去了,可是现实却在他的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这一次,舆论将毒箭对准了贺峻霖的感情生活。众人似乎对他多年来游走在花丛中却不沾一片花瓣的洁身自好颇为怀疑,于是企图用一张照片,两个模糊的身影和“小道消息”窥探他的“恋情”。
“那张照片啊……”贺峻霖刷着微博,思绪回到了那个晚上。那天他在剧组拍戏,在休息时,微信图标突然多了一个小红点,点开,是严浩翔的微信:
“我在xx影视城,听说你也在这里拍戏,我们见一面吧”
见面?不见面?装作没看到?一时之间,一向被称为“小贺老师”的贺峻霖,一向聪明的贺峻霖,脑子里恍如被棉花填满了,没有给他丝毫思考的机会。
“好”手指僵硬地,缓慢地一个一个将拼音按出来,甚至差点手癌地发了“hao”过去。“贺峻霖你真没出息”他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其实那天并没有发生太有爆点的事件,也就是尴尬地吃了一顿饭,尴尬地,不咸不淡地聊着自己的生活,最后尴尬地走了一段路。快到贺峻霖的剧组的时候,严浩翔突然转身,面对着贺峻霖。昏暗的路灯下,光线晕开两人的轮廓。“你更好看了”贺峻霖悄悄地在心里告诉严浩翔。
四目相对,光线洒在严浩翔的眼睛里,像是星空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湖面里。一瞬间,贺峻霖觉得也许他这辈子都逃不出这片湖,只能任由自己渐渐沉溺。
“你......你......你......还想去慕尼黑看拜仁的比赛吗?”笨拙地,结结巴巴地发出这些音节,声音甚至有些些颤抖。“我......想去”同样笨拙,贺峻霖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熟了,像刚做好的章鱼烧,热气腾腾,秀色可i餐。可惜他戴着口罩,不然这个表情一定会被人大做文章。严浩翔的声音放松了许多,带着一丝庆幸地发出轻快地“哦”,眼睛弯弯的,像一条在湖中荡漾的小船。“他在笑吧,带着口罩的笑都这么可爱”贺峻霖不禁在心里像迷弟一般夸赞着眼前人。
来不及反问他,贺峻霖就被剧组的工作人员叫走了。看吧,真的没发生什么。只不过是勾起了关于那个约定的回忆罢了,只不过是勾起了关于他们熬夜看球赛的回忆罢了,只不过是勾起了关于他们的回忆罢了。
只是定格在某个瞬间的照片,在外人看来,是如此的暧昧。其实照片只拍清楚了贺峻霖,而另外一位主人公,只有被光线晕染的影子,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为这张照片提供了更加意味不明的神秘。
公司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而另外一位当事人也安安静静,没有人出来解释,连贺峻霖,都不觉得自己要为这件事情解释什么,不就是一张老朋友相聚的照片嘛。
现实再次背叛了他。事件愈演愈烈,众说纷纭,各路牛鬼蛇神虎视眈眈,所有人都希望知晓另外一位主人公,以及他们之间的爱恨纠葛。大家终归是太无聊了,无聊到想要肆意地窥探和评论别人的生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的生活显得不那么无趣。
事件继续发酵着,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开始主导舆论的方向,哗啦啦地将枪林弹雨倒进了贺峻霖的生活。谩骂声,嘲笑声,质问声,及其抢戏地涌进贺峻霖的微博。公司还是没有解释,而贺峻霖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因为一旦他开口了,那么必定会把严浩翔扯进来。可是这里已经是一个破坏力极强的龙卷风中心了,要是自己真的那样做了,就真的会害了他。
公司依旧三缄其口,只是轻描淡写地发了一封声明,杯水车薪。粉丝们在微博里吵闹着,要求解释。路人期待着好戏的上演,对手们巴不得看这件事情闹的天翻地覆。
日复一日,贺峻霖终于明白,也许公司真的不再需要自己了,所以才会如此地淡然。其实很久之前,公司就开始冷落自己,给一些不好不坏的资源,让他一直不温不火地耗在这水深火热的娱乐圈里,不咸不淡。
终于,事件以贺峻霖宣布与公司解约,离开娱乐圈作为结束。至始至终,那个神秘的第二当事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表态,大家依旧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去慕尼黑吧”贺峻霖想,去慕尼黑用啤酒,用拜仁,用足球好好地给自己一个假期吧